首页 > 社会热点

吵闹惹怒工作人员 8岁男孩在特教中心被打身亡

2010-11-11 12:46:22     



一位外地的家长满怀希望地将自己患有“多动症”的孩子送到南宁市虎邱村一所私立特殊儿童教育中心,希望通过该中心教育、纠正,让刚年满8岁的孩子恢复正常。然而,孩子刚送到学校4个多月,噩耗传来:孩子在深夜里反复吵闹后,居然被该中心一名男工作人员殴打,造成小孩多处软组织挫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7月23日,韦某被逮捕。日前,犯罪嫌疑人韦某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南宁警方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晴天霹雳

8岁儿子蹊跷死亡

8年前,在外地做生意的林北(化名)的儿子小林出生了。刚开始,像所有家长一样,林北和妻子对孩子的未来充满了希望和期待。然而,林北夫妇很快发现,儿子患有“多动症”,这将影响孩子以后的生活。由于孩子不能正常地生活,林北夫妇非常着急。他们四处打听后,得知位于南宁市虎邱村一所私立特殊儿童教育中心的口碑不错,该中心主要是给一些像小林一样患有多动症的孩子教育开导。

今年3月初,林北夫妇决定将孩子送到该中心,希望通过纠正,能让孩子恢复正常的生活。虽然每个月要交1500元费用,而且是全寄宿的,但林北夫妇还是将孩子送到该中心。

时间一晃过去了。7月8日上午8时许,在外地出差的林北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妻子带有哭腔说:“老公,孩子出事了,孩子已经不行了。”说到这,妻子已泣不成声。

妻子告诉林北,刚才学校打电话给她,说她儿子身体不适,经广西民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正在四川出差的林北听到这个 晴天霹雳的消息后,立即搭乘飞机赶来南宁。

警方调查

嫌疑人被抓归案

刚满8岁的儿子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林北夫妇悲痛不已。由于感到儿子死得蹊跷,林北夫妇要求警方介入调查。林北向警方反映,儿子平时只有一些小病。

警方介入调查后作出鉴定发现,林北儿子小林是被该中心负责人冯某的丈夫韦某殴打后,造成小林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经抢救无效死亡。7月10日,韦某被警方抓获。韦某今年44岁,高中文化。

记者了解到,具有中专文化的冯某在虎邱村虎邱东路租了一栋5层楼的房子,办特殊儿童教育中心。该中心有40多名学生,平时主要由冯某和丈夫韦某打理,两人还聘请了10多名工作人员照顾这些孩子们。

冯某的丈夫韦某帮忙照看小孩和负责后勤工作。晚上8时30分,小孩上床睡觉后,是韦某负责看管的时间。平时,该中心的大部分孩子睡在5楼,而小林和小顾等6个孩子则睡在二楼。据说,小林等6个孩子是属于比较调皮的,平时由韦某负责看管。

韦某落网后说,他平时帮忙管教这些学生,他经常训斥他们,有时会打学生的手脚或屁股。

事件真相

晚上吵闹被殴打

记者了解到,韦某向警方供述,7月8日凌晨2时30分,跟小林同宿舍的学生小顾突然哭闹着要喝水,韦某起床拿水给小顾喝。这时,韦某看到被吵醒的小林正在自言自语地说话。韦某哄小顾睡觉后,就去训斥小林不要吵闹。小林听后就不说话了。于是,韦某走到大厅睡觉,但刚睡一会,他听到小林在床上走动,并大声喊叫。气愤的韦某就起床去训斥小林,并打了小林两巴掌。小林不吵了,然后,韦某把小林压到床上睡觉。之后,韦某径自去睡觉了。

过了一会,小林又喊叫。韦某见小林不睡觉,就起床把小林拉到大厅,自己躺在大厅的躺椅上休息,小林则坐在旁边。韦某抓住小林,不让小林站起来,一旦小林站起来,韦某就训斥。小林坐不住,韦某就用一根木棍打他,但小林还在自言自语。韦某生气了,就把小林拉上小床睡觉,但小林还是叫喊。韦某烦了,就把小林拉到地上。小林瘫坐在地上,这时,韦某用右脚跟踹了小林后腰屁股两脚,还打了小林几巴掌。

当天早上7时许,冯某发现小林走路摇摇晃晃,脸色发白,身体发软,看到情况不对,她立即和韦某将小林送到广西民族医院抢救。医生马上采取措施抢救,但因抢救无效,小林不幸死亡。

现场探访

特教中心负责人面对记者口出狂言——

“就算没证,中心照常开办”

一个8岁孩子,在私人开办的特教中心被工作人员殴打致死。案发后,该中心是否还在继续开办呢?昨日上午,记者准备到该中心了解情况时,发现该中心在案发后已搬到另一个地方继续开办。

走访:特教中心搬家了

昨天上午10时30分,记者来到虎邱村,问了很多人,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特教中心在哪里。记者打了几次电话向冯某问路,又穿过几条七拐八弯的小巷,才找到了这所特教中心。

记者了解到,案发时,该中心位于虎邱村东路5×号。然而,当天记者费尽周折找到该中心时,发现该中心已搬到了虎邱村3×号。

“我们已搬了好多次家了。”冯某的回答解开了记者心中的疑问。记者看到,该中心是租用两栋两层高的私人楼房办学,中心内没有悬挂校名牌匾,中心大门两旁用油漆画了一些动画图案,看起来很像一个私立的幼儿园。这有两栋楼房被围了起来,楼房之间用栏杆围了个小操场,有一个小男孩正在拍打篮球。

记者并没有向冯某表明自己的记者身份,而是佯称有朋友的小孩想来这里就读,让记者帮忙打听,看一看场地等。

得知记者来意后,冯某非常热情,一边带着记者参观,一边向记者介绍该中心的情况,她表示,该中心主要是给患有自闭症、弱智儿童教育开导,现在有15名老师,40多个孩子。接收一个孩子,中心每月收费1500元,是全寄宿的。冯某说:“这个价格在南宁是最低廉的。”

当记者问冯某开办这个特教中心是否办有相关证件时,冯某说她已申请办证了,但办证太难了,办了很久却一直没有办下来。

奇怪:牌匾来路无法证实

当记者问该中心的老师是否持有特教教师资格上岗证时,冯某却从房间里拿出好几块牌匾。记者看到,牌匾上并没有授予的单位,只有落款单位,其中有一块牌匾上写着:“惟宏隆德,无私援助”,落款是:“香港中国文化交流中心”。另有一块牌匾上写有“特教之家”字样,落款是: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陈薇伊主任赠”。一块题为“爱心奉献,支持教育”牌匾上的落款居然是“香港东盟国际文化交流协会”。

起疑:记者拍照遭阻拦

当记者追问在这里任教的老师是否有特教资格证书时,冯某马上翻箱倒柜地找起来,但翻找了好几分钟,还是没有找到。此时,冯某用愤怒的口吻说:“就算没有证,我也照常开办!”冯某说,他们现在还没有办证,全是“靠能力吃饭”。

估计是冯某发现记者问的问题太多了,对记者的身份起了疑心。在跟冯某道别时,看到冯某锁上铁门后,记者就拿出相机在大门口拍照。这时,一直躲在大铁门后面偷偷观察记者的冯某突然冲出来阻止记者拍照,并莫名喊了一句:“你想害我吗?”(责任编辑:王丽莎)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qinbei.com(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